艾赭字

南极挖冰狗🔨

但愿出乎坎井

溯江

端午摘抄
楚辞,诗人,和井蛙的叽里咕噜

  端午的源起诚然众说纷纭,不必然属于屈子。但是姑且借题摘摘我读过的楚辞,它们是我高三期间洪流汤汤下的一根脊骨。
  至于鉴赏研究,各路辞典上都具备,且均有文有质。我浅薄不敢为,避重就轻。
  顺序是 离骚 九歌 九章 招魂。  所读有限,摘的是印象尤深的句子。

***离骚

◇“朝搴阰之木兰兮,夕揽洲之宿莽。”
木兰清洁鲜嫩,宿莽苍绿粗糙,是两种不同的精神。我们唯美的诗人揽过宿莽,可见一种“秀丽遒强”兼具的心。

◇“乘骐骥以驰骋兮,来吾道夫先路。”
忆青年时,神采飞扬。而且,惟一以贯之者,能在运作文字间鲜活地唤起昨天、预见未来。

◇滋兰树蕙杂芷,指培植人才。我们hzh姑娘,我实名制嫉妒她的美丽名字(

◇“瞻前而顾后兮,相观民之计极。”
民之计极,即人生的终极考虑。这一句有指导意义,通现代。木心聚聚:前见古人后见来者,是为修养。

◇“吾令羲和弭节兮,望崦嵫而勿迫。
路曼曼而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
真理壮丽,人生壮丽,故有此态。我高考前几日心念“望崦嵫而勿迫”(临时念起,没有用

◇认真精细的比喻世界。诗人对待他的比喻体系,认真有如安徒生作童话。写寻求下界的美人而不遇,喻指求明君不得,即可;却又写出历史典故里这些美人的真实伴侣,哀叹“他们先我一步”,就是完全服务于比喻体系本身了。精细可爱。

◇“鹈鴂先鸣,百草不芳。”一个象征的标志,标志春天之死。觉得这个手法满罕见。
——内容上,悲哀。此句之后,写芳华香草变为恶木芜杂,很幻灭,然而没有抨击诅咒,叹息声气,又外露悲悯。

◇“芬至今犹未沫。”是诗人自己的小小花环,多可喜,多可悲。

◇“陟升皇之赫戏兮,忽临睨夫旧乡。”
结尾反转反衬,突兀,深情之下使人无措。

***九歌

◇湘君
“桂櫂兮兰枻,斲冰兮积雪。
采薜荔兮水中,搴芙蓉兮木末。”
发现了东坡聚聚所唱的歌的化用!冰雪以状波浪,色泽与情感的温度俱在。第三四句仿佛类似《湘夫人》的异象之问,后者系忐忑忧喜交织,这里是绝望怨怼语。然而我想有所呼应。

◇湘夫人是我们的课文了。琦君聚聚写,女儿学了“目眇眇”,认为恰是母亲,读给母亲听。

◇大司命
“—结桂枝兮延伫,羌愈思兮愁人。
—愁人兮奈何?愿若今兮无亏。”
确实威严之余,很通情理,慈祥,满可爱。

◇少司命
“满堂兮美人,忽独与余兮目成。”
“悲莫悲兮生别离,乐莫乐兮新相知。”
贴切,美丽动心魄。
木心聚聚:要拉硬弓……《山鬼》《少司命》是硬弓。我读来,不懂。后来语文课上,看见曹文轩聚聚的话,大意:学养积累是弓,创作是箭。内部语言,内部语言

◇东君
“青云衣兮白霓裳,举长矢兮射天狼。
操余弧兮反沦降,援北斗兮酌桂浆。”
Apollo!何其壮美。我的鉴赏辞典上,与雪莱《太阳神之歌》比较。雪莱的阿波罗,其光辉更亲和,具人气。东君似略形上。

◇山鬼
想post全文。清北班里夜读,夜色渐稠,心里冒出:余处幽篁兮不见天…
《山鬼》这首歌 我也嗑嗑嗑嗑

◇国殇也是课文。悲剧精神,坦荡荡。

◇礼魂
“春兰兮秋菊,长无绝兮终古!”
我的辞典说,希望和失望、哀婉心和壮心,都留传下去。

***九章

◇惜诵
“思君其莫我忠兮,忽忘身之贱贫。
事君而不贰兮,迷不知宠之门。”
作为忠而见疑者,理当诉愤懑。此时连愤懑都忘却,“忘”“迷”何其诚挚,而直言“贱贫”“宠”,又多坦然。
释阶登天——类似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。
鲧在楚辞中,多被赞颂,以其婞直亡身。起先就想,鲧的事迹,很像中式的普罗米修斯;果有叛逆者赞美之。

◇涉江
“登昆仑兮食玉英,
与天地兮同寿,与日月兮同光。”
我的辞典说,(大意是)伟大的个性最昭著的闪光。后文我们课上读过,溷流、深林、雪霰,弥漫现实的寒意苦味。
“忠不必用兮,贤不必以。”
这是周公的常用例句,用以说明“用”“以”可互指。我们师长的信手拈来,亦如冰山在海面移动。

◇抽思
“望三五以为像兮,指彭咸以为仪。
夫何极而不至兮,故远闻而难亏。”
忆旧时期许怀王,期许自己。后两句满是意气,满是理想,满是盛情,如星初上。
“望孟夏之短夜兮,何晦明之若岁。
惟郢路之辽远兮,魂一夕而九逝。”
这个两重、三组对比 他调遣手法有神 太宛转深情了吧

◇怀沙 我相信或已近绝命书,短句,沉郁冷峻,大不类其余篇。
诗中的孟夏滔滔,正是此时。

◇思美人
“登高吾不说兮,入下吾不能。”
记得有作者,与庄子“乌乎往而不可”对照。
剖白境遇,有命运感。

◇惜往日
有一组比喻,论法治,精当。(是的,对顷襄王说的话和对他的父亲是不一样的(划

◇橘颂
郭老的历史剧里,把橘颂送给了做学生的宋玉聚聚。——以对青年的寄语视之,不实,可是弥足感人。

◇悲回风
我刚看了——也许正写在在怀沙之前——极悲恸, 较其余篇,有很多新情绪新手法,其情盖又玄渊一层。

“纠思心以为纕兮,编愁苦以为膺。”是第一次见到化虚为实!言愁,不类李后主或易安词句,是横塞自噬的。

“孤孑吟而抆泪兮,放子出而不还。”这个告白啊

连着四句写波涛动荡,他也随之漂浮晕眩;又四句写海水炽烫为云气,云气遭寒为雨雪,四境或四时升沉茫茫,我要哭le

***招魂

◇“东方……
长人千仞,惟魂是索些。
十日代出,流金铄石些。
彼皆习之,魂往必释些。”
这是“美楚国,恶四方”数段中的一段,可以举其一隅。想象力诚然是沛然,我觉得最可爱是“彼皆习之,魂往必释”,写幻境,就有幻境自己的逻辑,奇妙地入情入理。前面说过认真精细如安徒生作童话,此一例。

◇后文,写国都宫室之美,冀王归。写妃嫔、兵士、宗族宴饮……尤其是写到妃嫔之美、宴饮之酣,是与他采取的现实政治态度迥异的一种关怀。
心存无数种生活,何其宽广;对死者,何其宽容。

◇诗首与乱辞呼应,出彩。诗首类《离骚》,写诗人的高贵;后文陡转至巫阳受天帝命招魂,撇开诗人不表。乱辞,又由宴饮的华美热烈,渐隐于渺茫,始写诗人顿踣南行。对比跌宕,而且纯以虚实结合成篇。悬念亦有现代感。

◇“朱明承夜兮,时不可淹。皋兰被径兮,斯路渐。
湛湛江水兮,上有枫。目极千里兮,伤春心。
魂兮归来,哀江南!”
结尾数句,很著名了。哀丽,寒光流转,泽被后世文辞。
我的辞典,译末句为“江南故国堪哀怜”。可解为怀人伤国的统一,我想或者也是较宏大的一例“对写”。

***
🔔下文不知道有没有楚平 但是至少有楚平这个词。
  我和璇哥谈天,聊过“楚平是不是real”。(以前还见过这个话题的考证和论文,emm)
她指出,如果real,则香草美人这一艺术手法和传统,就不成其为艺术。我想,言灵脩美人、众女见嫉,皆在比喻象征体系内,据此判断,恐不得其实。还是《招魂》,极写妃嫔秀丽可爱,是不排他的。
  况且,real或许不大能成立,或许还有人格的不对等。诗人毕竟是诗人,看《文学回忆录》,“成为诗人,已在最好的党派”“艺术家是零散的耶稣”许许多多盛赞😛   不过,这个理由不充分。
  何苦充分,楚平滤镜我是有的(划掉
  我想诗人深爱怀王,是毋庸置疑的。我读《招魂》:如果这都不算爱!
  香草美人,除了比喻象征外,还存在一种“不同情感之间的通感”。后世诗人群起而用,说明了这种通感是实用的、合乎人情的。未见此方面论述,见过相关文章的朋友请指点或者指路 感谢

  危险发言——记得王开岭先生写叶芝和茅特·冈:(大意)“她永远存在于他为她搭建的诗歌建筑中,在这个意义上,他们永远在一起了。”

***
  也有一些端正感想。
  楚辞还有大半没读,我一度非常精神上楚国人民,历史年表上看见“xx年秦败楚”,即不快乐。最近得瞥一眼秦几代君相故事,大概秦史也有其迷人处。
  后来,想,时间上、空间上遨游周流,历任多个古国、多个朝代的精神苗裔,这经历融合起来,才成其为中国人。如此看来,旅途曼曼,以此自勉吧。

如果重重捶打深闭的九閽,
有没有神会应门?有谁呢
有谁能改写掌纹,或是天文?有谁能
改写掌纹不改写天文?

囤囤这张 与黑暗面抢夺Nemo
唉 太业余了我 垃圾透视见笑了………

涂了我们的捕鲸手和小分类学家在 @隔壁你老Fe 笔下水族馆里的意外相遇!

诺第留斯水族馆是个包罗万象的地方了  我们此岸的生活同他们彼岸的生活  一个时代的故事和另一个时代的故事  莞尔相会。给她比💓

幼稚园脑洞 粗糙混更

算是list了一遍喜欢的名著西皮们(打tag打得十分惶恐x)

唔 挖挖南极冰层悄悄囤点渣涂…深深喜欢鹦鹉螺号和她的主人客人的故事。
p1私设船拟
p2是造船(女儿)的艇长
p3教授露个脸(摸毁了cry

(向长久以来供粮的大大们致敬剌…!)


Love of mine 
Some day you will die